NLS-QRS 非線性量子糾纏熱力熵值分析

Dr.William LV SYSTEM

人體是大量細胞的集合體,細胞在不斷的生長、發育、分化、再生、凋亡,細胞通過自身分裂,不斷自我更新。成人每秒大約有數千萬個細胞在進行分裂,在細胞的分裂、生長等過程中,構成細胞最基本單位的原子的原子核和核外的電子,這些帶電體在高速地運動和變化之下,也就不斷地向外發射電磁波,而這就是所謂的生物能量場。人體所發射的電磁波信號代表了人體的特定狀態,人體健康、亞健康、疾病等不同狀態下,所發射的電磁波信號也是不同的,世界各古老文明的傳統醫學中,對人體的能量皆有相當清楚而深入的描述,中國人相信人體的生命力與能量場有關,於三千多年前發明了 氣 這個名詞來統稱生物能量。 氣可分為陰與陽,人體的健康以達到氣的陰陽平衡為佳,即陰與陽應協調。人體總體有總體的陰陽屬性,個別系統有個別系統陰陽平衡,器官組成有器官組成的陰陽,細胞也有細胞的陰陽。任一個層次的陰陽能量失衡,就會造成該層次的疾病現象,由分子到細胞,由細胞到器官,再由器官到系統,進而延伸到人體,最後形成疾病狀態。印度傳統醫學認為人體的能量( prana )過中脈、左脈和右脈等三個主要的通道在人體中運行,而三脈的交會點就是脈輪( Chakra,能量中心 ),主要有海底輪、臍輪、太陽輪、心輪、喉輪、眉心輪、頂輪等七輪,印度的氣輪理論與中醫相似,任何一個系統失衡即造成疾病現象。根據這些年的研究,中國與印度的能量理論,並非只是一種哲學思維,而是有實證醫學的基礎,如中醫師的把脈,即可偵測人體能量失衡狀態,由此判定病狀;印度醫者則由觀察人體週邊氣輪的顏色來判定疾病,此兩種醫療都已有數千年歷史,只是無論是把脈或觀氣輪,都需要很深厚的經驗,具有極度的主觀色彩,缺乏客觀標準,因此較不容易被現代科學所接受,慢慢的學習的人就減少,因而使能量醫學一直落在西方實證醫學之後。

進入二十世紀後,由於近代物理學的進步,使人類對生命、物質了解跨進了一大步,尤其是量力物理所解釋的”物質的最小單位為量子(即能量體)”,巨觀的物質世界來自於微觀的量力現象的顯現。意思就是說,物質是由能量組成,不同物質來自於不同能量組成,因此若能偵測能量,即能偵測到物質,根據此一原理,科學家開創出新一代”氣的醫學或能量醫學”理論。二十世紀初期,幾位諾貝爾獎物理學得主在物質與能量的關係上,獲得劃時代的新發現。西元1905年,愛因斯坦(Albert Einestein)發現光電效應,他把光當作子彈射擊在金屬上,結果許多電子被彈出,因此他就將光視為量子,之後,光的量子即被稱為「光子」。愛因斯坦提出他最著名的質量轉換方程式:E=MC2,亦即物質與能量是同一回事,質量只是能量的一種方式而已。1923年,法國的德布羅意(Louisde Brolie)王子發現電子在運行的時候,居然同時間伴隨著一個波的產生,他在博士論文中提出一個假設:所有物質都可以用波來描述,他稱之為物質波。這個理論暗示了物質不再只是粒子,物質亦將有波的性質,因此物質將會受到能量波動的影響而改變物化性質。1925年,瑞士蘇黎世大學物理教授薛丁格(Erwin Schrodinger)由愛因斯坦的文章中獲知德布羅意物質波的概念,於是他決定利用波動的數學模式來描述物質,最後他提出了轟動20世紀物理史的薛丁格波動方程式。薛丁格爾肯定的說:「波,只有波才是唯一的實在。不管電子也好,光子也好,或者任何粒子也好,他們的本質都是波,也都可以用波動方程式來表達基本的運動方式。」

物理學家狄拉克(Paul Dirac)博士於1926年提出量子場論 (Quantum Field theory),他是研究量子場論的先驅,他認為粒子是一個連續波動場中濃縮聚集的現象,因此要描述一個物質必須同時包含位於場中間的濃縮體及往外無限擴展的量子場。1940年代晚期,物理學家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朱利安·施温格(Julian Schwinger)和朝永振一郎(Sinitiro Tomonaga)將狄拉克原來略粗糙的量子場論進一步修正為量子電波動學(Quantum Electrodynamics)理論,他們通過減掉一個無窮大量來得到有限的結果。由於方程複雜,無法找到精確解,所以通常用級數來得到近似解,不過級數項越來越難算。雖然級數項依次減小,但是總結果在某項後開始增大,以至於近似過程失敗。儘管存在這一危險,QED(量子電波動學)仍被列入物理學史上最成功的理論之一,透過這個理論人們可以更精確描述光與物質交互作用時之場效應(Field Effect)。

根據這些令人目眩嚮往的理論,我們可以為氣功找到一個新的註解。宇宙原本充滿了粒子,而每個粒子或物質外,實際上也隱含著一個看不見的量子波動場,因此宇宙是一個充滿能量波動的世界。每個人體都是由細胞組成的,而每一個細胞都可以以自身形成一定的“場”—我們可稱之為生物能量場。人體是由眾多組織、器官組成的多細胞生命體,為維持身體的正常運作,各細胞需一直不斷相互傳遞能量與訊息,以確保器官的協調性。中醫理論中,所提到的「氣」、「經絡」及「穴道」的概念,才是真正能量醫學的鼻祖,其中「氣」就是生物場能量或訊息,「經絡」就是傳導能量訊息的管道,而「穴道」則是能量訊息轉換的節點,用這各角度來結合中醫及能量醫學的關係,就非常淺顯易懂了。生物場可以通過空間的電場、磁場、電磁場、引力場、介子場、量子場、聲場等將能量與訊息傳遞出去,因此生物場是人體最佳的訊號傳遞媒介。在生物能場作用下,人體內的生物分子極化,水分子按一定順序排列,因而出現電子定向運動,定向的電子運動,又可以形成微粒流運動,從而使人體的生物能量加強,這樣就改善了人體的生物狀態,可以使人的生命狀態加強。我們學習氣功,其實就是學習如調整生物能量場,使偏移的人體能量場得以回復正常,逐漸變差的身體狀況也會因鍊氣功而獲得改善。

人體發病初期,首先是人體物質構造,結構要素發生變化。構成原子的電子的正常運動首先異常,由於電子運動和磁場的相關性,一旦引起正常電子的共振磁場變化,從原子到分子,從分子到細胞,從細胞到器官的順理成章的傳送資訊的通道發生混亂和破壞,結果引起異常的生理狀態,久而久之,引起細胞損傷和身體器官的異常,疾病也隨之發生。QRS量子共振檢測儀就是解析這種現象的新型儀器。它能直接從生物體或物質收集電磁波進入儀器,從被測定的物質中取出需要的成分,然後參照預先設定的標準波形進行比較,計算異常的程度,用富利哀分析法判定樣品的波形是否變得混亂。根據波形分析結果,如果樣品的磁場已經變得混亂時,則儀器會把該磁場波形送出並發出帶有回聲的非共振聲音;如果該磁場沒有混亂,則該儀器發出不帶回聲的共振聲音。例如對癌來說,當正常組織的分子累積時,該組織的磁場波形和標準波形之間的差異變大,於是產生非共振聲音的概率增加。由上述可見,量子共振檢測儀是測定電子運動產生的磁場和基子群發出的能量,兩者可歸納為量子。這種技術稱為量子解析法1923年物理學家德布羅意提出物質波理論:任何粒子都有自己的特徵波長,如單一原子派生的資訊屬X射線範圍(1pm~10nm),分子發出的資訊屬於紫外線範圍(170~400nm),人體細胞的波長屬微波範圍(0.1~30cm),地球的波長為3.6×1061cm。波還具有共振特徵,即當兩個波長相同的波相遇時可發生疊加,這種共振原理同樣存在於聲波、電磁波及所有物質。當需要鑒別兩段波是否相同時,可從是否發生共振得到定性鑒別,而微弱磁場能量測定裝置就是根據這一原理開發出來的,所以這種裝置又被稱為量子共振檢測儀。物質及生物體由無限原子組成,生物體形成的磁場屬微高斯??毫高斯磁場,即微弱磁場。量子共振檢測儀可測出橫波磁場(品質波)和縱波磁場(粗密波、壓縮波)。這兩種磁場是伴隨電子和基本粒子群運動的能量反應,因而生物體的能量資訊都集中在合成波中,必須對合成波進行分解辨認,才能對照健康、正常波形得到共振的相關程度。首先,將微磁場的電磁波以傅立葉解析法(Fourier)中的完全標準成交函數,提出調查專案的標準波形,然後編成代碼資訊輸入資料庫。需檢測時,以代碼波形為釣針,將生物體發出的合成波傳入量子共振檢測儀的解析回路,在分解成單一規律性近似波形後,釣針加以識別再進行共振比較,計算出異常程式及與被釣波的關聯程度。根據以上結果,共振表示處於正常範圍,共振失敗則表示出現不同程度的病變,而病變的輕重程度可量化為0~±22個級別,每一級別可定性為何種病變的特徵波形。量子共振檢測儀應用於醫學診斷的關鍵是建立準確詳盡的生命體征電磁波特徵資料庫,而解析程式及裝置可用於一切物質的電磁波分析,只需調整相應的精密程度及解析度。在研究過程初始必須建立標準體征模型。張博士以正常肝細胞的各項波長測定為例,首先以生物工程技術培養正常人肝細胞,並檢測解析出模型波長,經大量檢測重合,找出波形的共性及特異性,再結合大量臨床病例進行篩選,從健康人的合成波中找出相似的波形,作相關性分析,此時可初步確定肝細胞相關各項電磁波的資料資訊(函數),再進一步與肝部各類病變病例作臨床檢測,可將0~±22級量化病變標準逐級測定下來,並相應調整正常函數。與此同時還需進行病變細胞培養,將實驗室資料與臨床病例資料進行比較,從而剔除各種影響因素及不必要的雜波。經過多次來回篩選和資料積累,可將各指標的特徵波長確定下來,成為各種函數及數位形式的資訊儲存到資料庫中。張博士說,在整個繁複的篩選測定過程中,涉及生物醫學、物理學、量子力學、微積分、電子技術多個學科領域,所以必須由各學科的專業人員共同研究,才能保證資料達到93%~94%的準確率。

當人體細胞發生病變時,構成原子的電子其運動首先出現異常,導致從原子到分子再到細胞的規則能量傳遞發生變化、混亂,最後引起異常生理狀態,而量子共振檢測儀可解析電磁波的異常情況。資料庫中的正常人體臟器組織及數百種疾病的磁場資料將被調出並與異常波對照,得出的結果是病變的輕重程度以-22~0量化區分,而健康人體因個體差異及健康狀態多在0~±22間變化。對一般認為難以定量的模糊病因如情志刺激、過敏感源等均可用量化的數值反映嚴重程度,腫瘤的良惡性和早、中、晚期的檢測也相當靈敏。這種檢測方法的突出優勢在於,檢測過程的無創性,張博士指出,目前各種醫療診斷中有部分需要取樣、切片,會增加感染的危險,同時給病人造成心理壓力,而量子醫學診斷則只需接觸感測器,不會有任何影響(包括B超、X射線等雖無創口,但影響細胞生長),而毛髮、尿液均可用於檢驗,所以在不斷完善資料庫的前提下,量子醫學診斷法的應用範圍將不斷拓寬。

將待測藥物與患者毛髮共同放於測試板上,測得患者病變資訊累積的量化值與不放藥物時測得同一病變代碼量化值相減得到的差值,即為藥物改善病變量化效價,簡稱為量價,以這種對藥物改善各種病態的量化效價進行檢測,並形成相關藥效學為量子藥效學。這種方法對於中草藥的篩選、複方製劑藥效的早期鑒定及藥品真偽的鑒別都有廣闊的使用前景。目前國際上已有多種微弱磁場能量測定裝置被開發並上市。1989年,美國羅奈爾得?伍因斯特克首先發明了具有代碼解析功能的超高靈敏度微弱磁場能量測定裝置,稱為MRA。其後日本從美國引入MRA系統,不久即出現MAR-Special、MAR-Classic等改良機種。這類儀器的基本原件為多波振盪器及射電電子管。但美國FDA在90年代初一度禁止這類初級階段儀器在醫學上的使用。1996年日本人陸續研製開發了以下幾種機種:LifeFieldTestre(LFT);MAXLifeFieldAnalyzer(LFA);AMV;QuantumReonacerSpetrometer(QRS)。1998年韓國也開發了全自動Q-MAR型裝置。其他國家的機種有VEGA、MORAAGupRoll。其中VEGA機種以德國生產為主,目前約有2.5萬台以上在日常診療中使用,而日本已有5000台(QRS)在日常治療中作輔助應用,我國擁有20台(包括QRST和Q-MRT機種)在日常診療中使用。2001年5月27日中國首台QRS量子共振檢測儀研製成功。

任何生物由分子構成,分子由原子構成,原子由原子核及電子構成。電子圍繞原子核旋轉產生磁場,發出電磁波。量子是能量的單位,也是波的單位。量子力學認為,每種粒子都有自己相應的物質波,波都有共振特性,及當兩個波長相同的波相遇時可發生波的疊加而增幅。波的共振是量子共振的宏觀體現。人體發病初期,首先是構成人體的物質ㄖ,結構要素發生變化。構成原子的電子的正常運動首先異常,由於電子運動和磁場的相關性,一旦引起正常電子的共振磁場變化,從原子到分子,從分子到細胞,從細胞到器官的順理成章的傳送資訊的通道發生混亂和破壞,結果引起異常的生理狀態,久而久之,引起細胞損傷和身體器官的異常,疾病也隨之發生。若能將生物體病變的生物波採集到電腦,並將其與標準的生物波(正常生物體的生物波)相比較,即可診斷疾病。生物體是一個複合體,其發出的波也是複合波。量子共振檢測儀從感測器採集進來的信號,不僅包含生物體的複合波,也同時包含了少量外來干擾產生的雜波。採集信號的關鍵就在於怎樣從複合波中挑選出所檢測項目的生物波。量子共振檢測儀採用波的共振原理將所檢測項目的生物波通過波的共振後進行折疊加放大,這樣,就很容易地將所有檢測專案的生物波挑選出來,而將不需要的生物波及雜波過濾掉。

量子共振檢測儀就是解析這種現象的新型儀器。它能直接從生物體或物質收集電磁波進入儀器,從被測定的物質中取出需要的成分,然後參照預先設定的標準波進行比較,計算異常的程度,用富利葉分析法判定樣品的波形是否變得混亂。根據波形分析結果,如果樣品的磁場已經變得混亂時,則儀器會把該磁波形送出並發出非共振蜂鳴音;如果該磁場沒有混亂,則該儀器發出共振蜂鳴音。例如:對癌來說,當非正常組織的分子累積時,該組織的磁場波形和標準波形之間的差異變大,於是產生非共振蜂鳴音的概率增加。由上可見,量子共振檢測儀是測定電子運動產生磁場和基子群發出的能量,兩者可歸納為量子。這種技術成為量子解析法,它在臨床醫學中的應用則成為量子醫學。

根據病理學的理論,人體發病時,首先是組織細胞發生變化。而組織細胞的變化,又是由於構成組織細胞的生物分子發生變化所致。分子由原子組成,原子又由原子核和核外電子組成,原子結合成分子時,電子有其特定的運動規律。因此,對於生物分子的構型及其變化、分子間的相互作用,原子中外層電子的活動起著重要作用。由於電子運動和磁場的相關性,不同的生物分子將輻射特定的電磁能量。也就是說,病變的生物分子與正常的生物分子輻射的電磁能量是不相同的。人體是由眾多的、不同種類的生物分子構成。這些生物分子的電子運動產生人體的複合生物電波。那麼,通過檢測這種複合生物電波並加以分析,可以細微的探知人體的健康狀態。同康資訊檢測儀採用獨創的回饋電壓感測器,來獲取這些複合生物電波資訊。這些資訊的取得,是利用生物回饋的原理。檢測儀內建立大量的人體標準生物波,檢測儀將內置的某種人體標準生物波形作為誘導電波加於人體,在這種誘導電波的刺激下,人體作出非意識的生理回饋。檢測儀採集這種被激發的信號,與標準生物波比較,利用電腦軟體的複雜分析運算,計算出差異,以-22 ~ +22的量化值來表示,並將結果進行顯示、保存以及列印。

微弱磁場能量測定裝置的測定物件是生物體及物質中的微高斯~毫高斯磁場。磁場有二種,一種是用傳統方法可以測定的橫波磁場(品質波),還有一種是無法測定的縱波磁場(粗密波、壓縮波)。微弱磁場能量測定裝置對兩種磁場均能感知。將磁鐵從測定臺上向遠處移去,其測得能量值與距離的二次方程反比率減少。縱波磁場是電子運動的支援媒介基本粒子群與電子發生共振後產生的。這種基本粒子群的定義是所有物質基本結構單位。故用“基子”來命名。所謂“氣”的能量則為基子能的一種,為熵收斂型。把標準磁場編成代碼輸入微弱能量測定裝置,再進行比較檢索,就能測定生物體或生物發出的微弱磁場是否變調。標準磁場可通過含礦物質、微量金屬元素和氧而傳導進入水中得到記憶,該水即稱為磁化水。如果飲用這種磁化水,它就能進入細胞組織角角落落,把生物體內混亂的磁場矯正過來,使身體恢復健康。測定生物體微弱磁場,可使疾病早期診斷治療成為可能。此外,它還用於:水質好壞測定、藥物有效性、食品中有否農藥判定等,應用範圍很廣。在二十一世紀中,微弱磁場能量測定裝置將做為先進醫療及技術相關產業引人注目。


量子共振檢測儀簡介
所有的生物及物質均帶有極其微弱的磁場,這種磁場是由電子繞原子核旋轉時產生。要想測得這種磁場,可用富利哀解析法,將生物體及物體的標準磁場波形計算出並編成代碼(如:肝臟,其代碼是D273),儲存於量子共振檢測儀中。檢測時,收集生物體(頭髮、血液、尿液均可)及物體的磁場波形送入量子共振檢測儀中的解析回路,與量子其振檢測儀中的標準磁場進行共鳴分析、比較,計算出異常程式。根據波形分析結果,如果被測物件磁場沒有混亂,則量子共振檢測儀也會把該波形送出,並發出不帶有回聲的共振聲音。共鳴則為正常,非共鳴則表示已病變,病變的輕重程式用量化數--22~0表示,負值越大病情越重,健康人體量化數值多在0~+22之間。現假設維他命C之波動值為800,如透過量子共振檢測儀向人體內輸入波動值800之波長,身體便會作出生理反應,經電腦計算就可油知此人是否缺乏維他命C。相關之反應物件包括:藥草、細菌、病毒、寄生蟲、過敏原、礦物質、重金屬、輻射電磁波、芳香療法製劑、器官、染色體與其他多種類別的物質。按以上原理,今後如欲作初步的健康檢查,可能不必花昂貴的檢查費,不用超音波掃描,不用電腦斷層,更不用抽血化驗或照X光,只要握住感測器或用尿液(毛髮亦可),即可於數分鐘內獲知你身上5,300多項健康資料。例如腸胃問題、體內毒素程度、免疫功能、器官功能、癌症危機、脊骨結構是否正常,甚至個人情緒心理狀態等均可測得一清二楚,有助對全人整體健康的分析。

人體是大量細胞的集合體,細胞在不斷的生長、發育、分化、再生、調亡,細胞通過自身分裂,不斷自我更新。成人每秒大約有2500萬個細胞在進行分裂,人體內的血細胞以每分鐘大約1億個的速率在不斷更新,在細胞的分裂、生長等過程中,構成細胞最基本單位的原子的原子核和核外電子這些帶電體也在一刻不停地高速運動和變化之中,也就不斷地向外發射電磁波。人體所發射的電磁波信號代表了人體的特定狀態,人體健康、亞健康、疾病等不同狀態下,所發射的電磁波信號也是不同的,如果能測定出這些特定的電磁波信號,就可以測定人體的生命狀態。量子醫學認為人生病最根本原因是原子核外電子的自旋和軌道發生變化,既而引起構成物質的原子變化,再引起生物小分子的變化,再引起生物大分子的變化,接著引起整個細胞的變化,最後引起器官的變化。因為電子是一個帶電體,當原子核外電子的自旋和軌道發生變化時,原子對外發出的電磁波就會發出變化,人體疾病和身體營養狀況變化所發生的電磁波變化,其能量是極其微弱的,通常只有毫微高斯至微高斯,通過手握感測器或直接測定頭髮的微弱磁場的頻率和能量,經儀器放大、電腦處理後與儀器內部設置的疾病、營養指標的標準量子共振譜比較,輸出相應的由負到正的量價值,其量價值的大小標誌著疾病性質、程度和營養水準等,最後由臨床醫生對檢測結果予以解析。例如,癌細胞與正常細胞不一樣,癌細胞所發出的電磁波與正常細胞也不一樣。量子共振檢測腫瘤就是向標本發出癌細胞的標準波,如果人體內有癌細胞,就會發生共振,儀器就能測出這個信號,癌細胞的數量越多,信號就越強烈,量價值越趨向負值,如果沒有癌細胞就不會發生共振,量價值趨向正值。這就有點類似於收音機收聽電臺的原理,空中有很多無線電波,如果要收聽某個指定的電臺,那就把收音機調至該頻率,這時就發生共振,就能收聽到該電臺,量子共振就是利用該原理進行檢測,稱簡QRS。 量子共振檢測的是人體特定狀態下的電磁波,人體身體狀態只要稍有變化,其發生的電磁波也就有變化,因而這種檢測方法是極其靈敏的。同時由於量子共振檢測的是通過腫瘤標準頻率與待測物的頻率相比較,發生共振而檢測,因此這種方法的特異性是很高的,在我們研究和其他文獻報導該方法檢測的特異性高達91%以上,但是對於靈敏度的研究至今未見相關報導。靈敏度研究在臨床上無法直接驗證,本文檢測的癌細胞是在實驗室中培養的,這個靈敏度是否代表了人體癌細胞的靈敏度有待進一步研究。但是根據量子共振檢測原理,量子共振檢測的是癌細胞發出的特定的電磁波,人體僅僅是傳遞電磁波的介質,因此我們推則這個靈敏度可能就代表了人體癌細胞的靈敏度。

QRS技術在儀器設計時,將正常人體臟器組織及數百種疾病的磁氣分別用代碼表示,並儲存於電腦中。其惡性腫瘤代碼為F005,當患者發生惡性腫瘤時,將患者尿液放於QRS測試板上,以測定患者是否與電腦設定的F005碼共鳴,即可做出診斷。若非共鳴則定性為惡性腫瘤患者;共鳴則否認患有惡性腫瘤。因此,本檢查手段具有簡捷、快速、易操作等優點。量子共振儀對疾病診斷及病因的測定簡潔、快捷、靈敏,主要是通過含有水分的毛髮、尿液、血液測定全身臟器的磁氣。因為人體患病初期,首先是構成原子的電子運動發生異常,隨後原子到分子到細胞的微觀結構、磁氣資訊發生混亂,甚至被破壞。通過對人體微弱磁氣的測定,可以早期發現臟器的病變及程度,用量化數值—21—0表示。健康人體量化值多在0—+21之間,負值越大則病情越重,而且對一般認為難以定量的模糊的症征及病因都可用數值量化,來幫助我們判斷人體損傷的嚴重程度。 量子共振健康檢測儀的測定物件是生物體及物質中的微高斯———毫高斯磁場。磁場有兩種,一種是橫波磁場(品質波),一種是縱波磁場(粗密波、壓縮波)。量子共振健康檢測儀,對兩種磁場波均能感知。物質及生物體是由無數個原子組成,由這種複合物質發出的磁場可以合成波形式測得。要解析這種複雜的合成波中的成份,就要用傅立葉解析法,使用完全標準正交函數,先形成各種標準波形,再將生物體及物質發出的波形與之相比較,計算兩者相關聯的程度。這種方法的精彩之處,在於依據代碼輸入,可只把與代碼有關的情報取出進行處理。

Go back